夺情高手 第九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没必要搬走。”站在客房门口,恒子野有些暴躁地说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蓝品蕙收拾行李,不知怎地,他的心里就是感觉不舒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瞥他一眼,收拾动作没有停住。“当然有必要,我不认为恒妈妈出院回家时会乐意见到家里有个陌生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不知是不是手术造成影响,卢秀静从麻醉醒来后,家里什么人都认得,就是不记得蓝品蕙了,所以当然也不乐意让蓝品蕙接近她,这般突发的状况让众人顿时慌了手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告诉妈妈说你是我请来照顾她的人。”沉默一下,恒子野再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欺骗恒妈妈?”蓝品蕙摇摇头。“这样不好,何况我每天还得到幼稚园上班,又要怎么解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盯着蓝品蕙的一举一动,心中烦躁愈?#20174;?#28145;。“你可不可以不要弄了,停下来好好说句话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摺衣服的手一僵,顿了下,猛地放下衣服转过身面对他,一双平和的眼无?#36820;?#30452;视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你也很清楚恒妈妈一向不?#19981;?#21644;陌生人相处,现在恒妈妈已经不认得我了,我怎么还能住在这里让她在自己的家里感觉不舒眼?我当然得在她出院前搬走,而?#25671;?#32780;?#25671;?#22905;顿住,眼中浮起一抹灰心和黯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依我们之间的现况,其实我搬出去也比较好,或许恒妈妈不认得我也不算是坏事。”她苦笑一下,感觉说出这句话时心中实在很难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当然希望恒妈妈认得她,毕竟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她已经将恒妈妈当成自己的母亲一般,有着深厚的感情,现下突然说要割舍,当然感觉非常难过、舍不得,可她更难过的是他此刻挽留她的态度,仿佛她只是个受雇于他的员工,而不是前一阵子还跟他在床上缠蜷的情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他在一起时,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感受不到他到底对她有多少的喜爱,可某些时候,她真的清楚看见他眼底闪动的情感,让她觉得他并非那么不在意她?#22351;?#26159;此时此刻,当他开口说着挽留言词时,脸上却是毫无感情的冷沉模样,对一个依恋他的女人而言,没有什么比他脸上表情更伤?#35828;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话让恒子野心中一紧,?#25104;?#26356;加沉郁,甚至透出一丝不悦。她提起两?#35828;?#20851;系是打算藉此提醒他,要求他给出某种承诺吗?如果她是这种目的,也未免太天真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你要我说出某些你希望听到的话,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睑上的表情、浑身瞬间散发?#30446;?#25298;气息以及说话?#30446;?#21563;,让她眼神一黯。“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并没有希望你对我说什么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沉默了一下,抿抿唇后迟疑地开口再道:“另外有件事我想告诉你,我发现目前正接受调查的恒灿文私底下密谋、暗中动手脚,试图对付你以及‘东京国际造船公司’,你先做点防护措施,以免被他暗算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面无表情,眼神转为森冷地看着她。“连你怎么得知我公司内部秘密?这件事我都没有荣幸得知了,你指望?#19968;?#30456;信你说的话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与他对望,沉默很久,突然坦白道:“打探你公司的情况是因为关心,而得知的方法是骇进你公司电?#21592;?#23618;层保护的档案系统里……我是个骇客,一个很难对他人启齿的?#24471;?#30149;。至于我说的有关恒灿文的事,就算你不相信,还是请你依常理想想,一个被你夺走一切的人怎么可能不思报复?无论如何还是留意一下比较安全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她默默转身重拾先前打包行李的工作,数分钟后,她听见他走开的声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吼!这段时间里,我们也不是没见过面,直到今天才突然把一切告诉我,还真是个惊?#35828;摹?#25925;事’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薏蓉坐在自家客厅沙发上,满眼惊叹地看着甫进门不久的好友蓝品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也觉得很扯吧?竟会被?#23435;?#35748;为媳妇,说出去恐怕不会有人相信吧?”蓝品蕙耸了耸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5789;?#22909;友努力装出轻松口吻,可了解好友个性的周薏蓉怎会听不出她那蕴含在话语中的难受情绪?好友明明情伤难抑却强装开朗,将陷入爱情的始末如他人故事般讲出来,让她为蓝品蕙的坚强觉得心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薏蓉仔细观察着蓝品蕙。“所以这件事在可爱的恒妈妈突然不认得你之后,就只能变成‘故事’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请教过关于恒妈妈为何会失去和我相处这段时日的记忆,沈医师解释现代医学对大脑的了解还是太少,而因为恒妈妈血块形成的地方恰巧是人类大脑存放记忆的地方,所以当血块去除后,他虽然肯定恒妈妈不会因为手术产生什么后遗症,可却无法保证记忆一定没有损伤,所以建议我们再观察,他认为恒妈妈失去的记忆有可能会慢慢?#25351;床?#26159;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解释完,又摇摇头。“就是因为事情已经结束了,所以我才会说告诉你一个‘故事’。”包括她与恒子野的关系,在她搬出恒家时也算是彻底结束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和他呢?你确定也变成一段‘故事’了?”周薏蓉眼神关切地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眼中透着无奈。“依我搬出来之前我们的情况,我知道我和他之间发生的一切只能当成‘故事’来说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竟,她都离开数个星期了,?#35789;?#32456;没有等到他的消息。最后,她只能狠?#36739;?#24515;底深处的冀望而死心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薏蓉静静看着好友,毕竟自己也曾经历过情伤,她可以体会好友此刻的心情,知道什么安慰都解除下了心?#24515;槍舍?#20315;永远不会停止的强烈刺痛,唯有时间才能缓和痛楚的方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彷佛感受到好友无言的安慰,蓝品蕙苦笑一下。“记得当初你和沈医师在一起时,我曾建议你何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来争取他的心吗?当时我说得多么轻松啊!怎知当自己碰上时,才知道整个过程是多么大的精神煎熬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别提她和他只在?#38599;?#20146;密、不曾公开的不平等关系,更加增添争取他的感情的困难度,如今失败也不意外。“想想,若我自己曾经历过这种状况,恐怕不会有勇气那样劝你,不过之前既然选择踏进这段关系、努力争取,如今失败了也只能说我和他无缘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她只能安慰自己,世间失恋的人多不胜数,现下不过又多一个罢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现在的心情,有打算休假几天调适一下心情吗?”周薏蓉建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摇摇头。“不必了,失恋而已,又不是世界末日,没事因心情不好而请假岂不是很不负责任吗?”就算园长是自己的表姊,她也不?#19981;?#22240;心情不好就?#25105;?#35831;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薏蓉点点头。“也是,不如这样,下班有?#31449;?#21040;我家来,我们喝茶聊天,陪我度过这段被某人强?#21462;?#23433;胎’的日子。”她很快就想出一个可以转移好友心情又可以解除自己现况的办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安胎?”蓝品蕙立刻会意。“又不是第一胎,沈医师这么紧张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很紧张。”周薏蓉笑叹。“?#19968;?#21452;胞胎时他没在我身边,这一胎算是他的第一次,所以他特别紧张。你来陪陪?#37326;桑?#20813;得我都快被他管?#20040;?#19981;过气来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了,我们都聊了半天了,双胞胎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,也没看到他们?”心情郁闷的蓝品蕙吐出心事后,终于想起自己疼爱有加的两个小?#19968;鎩?br />  一提起孩子,周薏蓉柔柔笑开了。“因为?#19968;吃辛耍?#25152;以我老公帮我找来一个好厉害的保母,把双胞胎管得乖乖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的假的?赶紧介绍给我认识,让我向她请益几招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走进母亲最?#19981;?#36887;留、被花木包围的亭子,看见母亲坐在铺着软垫的椅子上,神色安祥地小口喝着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,你找我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卢秀静抬起头来,“不找你,你会记得你的母亲跟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揶揄?#30446;?#27668;让恒子野微蹙了下眉。“妈,你怎么了?我们每天都有见面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每天跟我道个‘早?#30149;?#21518;,就自顾自神游太虚去?#35828;?#35265;面?”卢秀静笑睇儿子。“过去几个星期来,你每天在公司忙得七晚八晚才回家,周休在家就整天关在书房,好像得了自闭症般连露个脸也吝?#27169;?#25105;记得我儿子的个?#38498;?#24320;朗,没有这么‘闭塞’才是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抹郁悒闪过眼底,恒子野无奈地?#38405;?#20146;笑了笑。“我最近比较忙,等过一阵子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卢秀静没等他说完藉口便打断他。“忙着病相思,想着某人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身躯一僵。“妈,你胡说什么?你真的找我有事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有事才找你来。”卢秀静噙着笑,疼爱地看着儿子。“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,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要接我的好媳妇小蕙回家来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卢秀静的话让恒子野当场怔住,好半天才有些结巴地出声。“妈,你……你说……媳妇?你还记得小蕙?蓝品蕙?”母亲不是把有关蓝品蕙的事全忘了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记得。”卢秀静笑着点头,然后再叹了口气。“我现在才知道我生了个笨儿子,连自己喜爱的女人都抓不住。我都给你那么多时间了,你还是没想通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意思?恒子野瞪着母亲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自古以来大家都说陷入爱情的男女会变成傻?#24076;?#30475;来我的儿于也不例外。”卢秀静摇摇头,口吻有些责?#28014;?br />  “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小蕙之问发生什么事吗?你妈妈我可没有老眼昏花,我很清楚小蕙那孩子?#38405;?#30340;感情,可你这个孩子不知道是太笨、太迟钝还是在犹豫什么?明明也?#19981;?#20154;家,?#35789;?#32456;委屈小蕙,不肯公开你们的关系,让我这个做妈妈的只能在一旁干着?#20445;?#21482;好趁着这次手术装作不记得她,让失去小蕙的你好好想一想,认清她在你心中到?#23376;?#22810;少?#33267;浚?#19981;要再笨下去了,也让我有个真正的媳妇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卢秀静将数星期前自己决定装失忆的原因揭开,恒子野花了好一会儿时间终于消化了母亲的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,你这么做一点意义也没有,我跟小蕙不是你所想的那样,我对她就跟对……对一般寻常女人戚觉一样,没什么特别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着儿子如同小时候不想承认某些事?#20174;终?#25513;不住变得僵硬的声音,卢秀静叹了口气。“子野,我早已醒悟,在你的成长时期一直让你听到我?#38405;?#29238;亲的怨恨,是一种最糟的示范,我一直逃避不肯?#38405;?#25215;认,还害得你打定一辈子不结婚的主意,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立刻握住母亲的手,“妈,你别这么说,我不想结婚跟你没关系,我根本就不想娶那些觊觎我的身家才对我示好的女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小蕙不是那样的女人啊!这一点根本不必我来告诉你?#22253;?”卢秀静急声道,然后便看见儿子来不及掩饰的神情。“而且,你也很中意她不是吗?那为什么你宁可每天苦苦想着她也不肯找她回来呢?妈在?#21592;?#30475;得已经快急死了,你却只会?#35328;?#20070;房里却不行动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,我没有想她……”他话未竞就因为母亲看他的眼神而哽住,心田掀起惊涛骇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必再否认下去呢?数个星期的无?#25722;?#22833;神,满脑子她的影子挥下去,苦苦的思念影响他的心神,让他的工作效?#24335;?#33267;最?#20572;?#20182;吃不好,睡不着,种种的精神折磨凌迟,他还能否认她在他的心中真的毫无?#33267;?#21527;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不到她的日子,他焦躁不安,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,在这般愈?#20174;?#22833;控的状况之下,他还要再否认自己一点也不思念她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快把她?#19968;?#26469;!”卢秀静拍拍儿子的手?#22330;!?#25105;相信我的儿子不是那种不敢面对自己戚情的男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……”母亲的话宛如拿着一支大槌敲上他的脑袋,敲醒了他已经钻了好几个月牛角尖的脑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如同成年以来,他靠着决心闯过一道又一道的难关,终于达成今天值得?#22253;?#30340;成就,难道他就不能鼓起勇气面对自己其实早已陷落情网的事实,难道他就没有能力经营自己的戚情,回应一份早已送到他面前的真挚爱情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真的要放掉那位好不容易出现在他身边,努力了解他、关心他?#30446;?#20154;儿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步走进起居室,蓝品蕙困惑地看向原本面对窗外、却因为听见脚步声而转过身的恒子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是告诉我恒妈妈突然?#25351;礎?#35760;忆’、因为找不到我而气得身体不舒眼?为什么曾管家却告诉我恒妈妈没事,人正在午睡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突然来电,让她又是惊讶又是感伤,一方面她好高兴听到恒妈妈终于记起她,一方面却也感伤、失望,只有因为母亲的缘故,他才肯找她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一听到恒妈妈因为见下到她,气?#20040;?#21457;脾气导致身体不适时,她还是担心到顾不得心中实在没有再见他的意愿直奔而来;谁知?#20154;?#36367;进恒家,事情却完全不是她所想像的样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知不知道在明知他根本不在乎她的事实下,要面对他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妈没事……其实是我想见你。”恒子野温声坦承,眼底闪动着一丝激烈,直直盯住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想见我?”心脏突然加速猛跳,蓝品蕙眼神更加困惑。“要找我可以直接说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抬出妈妈当理由,我怕你根本不会答应见我。”恒子野语气迟疑,不自在的大手爬了爬头发。“对不起,用这种方式骗你过来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她的视线不曾离开他的脸上,所以她清楚看见他脸上虽不明显、却实实在在存在的尴尬,不知怎地,一?#19978;?#31505;又甜蜜的感觉窜上心头,某种她不敢去期盼?#30446;?#33021;性开始在心田深处酝酿,开始对他如此急?#23567;?#29978;至用欺骗手段找她过来的原因充满希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么,你找我做什么呢??#27604;?#28070;唇,她的嗓音不自觉地放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于野盯住她,一股?#37322;?#38378;过眼?#20303;?#20182;沉默着,仿佛不知该怎么说,先是?#25104;细?#36215;无措表情,过了半晌,他猛然大大吸了口气,宛若很不甘心地吐出一句话。“没有你我生不如死,我要你回到我的身边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当场呆住,感觉脸上血色?#31034;。?#20840;身发软,完全想不到这种话会由他?#30446;?#20013;说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话的恒子野全身紧绷,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脸上的表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5835;?#21322;天,蓝口叩蕙终于回过神,慢慢开口。“你……想要找?#19968;?#26469;继续当你的情妇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5789;?#23545;他感情的深度不变,现下的她也不认为自己有办法再做到像之前那般委屈地当他?#20302;得?#25720;的床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!”恒子野急道:“我想要你真的成为妈妈的好媳妇,答应我的求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因为你妈妈??#27604;?#26524;说之前只是心跳狂奔,现下心脏已经直冲上咽喉,快要跳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没听错吧?他真的向她求婚?谁来打她一巴掌,让她快点从梦?#34892;?#36807;来吧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不是!要你嫁给我是因为我……?#37326;?#19978;你了。”他终于说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仿佛见到天开了,蓝品蕙瞪大眼,心神震撼地脱口而出。“你……你说真的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求婚换来的第一个?#20174;?#31455;是她狐疑的眼神?恒子野暗叹一声,伸出双手握住她的双臂,生平头一次坦白且用力将心中的话对一个女人说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知道我的顽固个性的,心底就算清楚自己已经爱上你,?#27492;?#20063;不肯承认,因为我不想输,可眼看你走出我的视线,我发现输赢根本下重要了,我只要你待在我的身边就好,可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自省地摇摇头。“个性使然,我仍然继续挣扎、死?#29275;?#30452;到妈妈终于看不下去,那天她把我叫去说了一顿,我终于认清自己是个没有勇气的懦夫,连承认自己的感情也不敢,所以我决定争取你。?#39029;?#35748;骗你过来这个做法很卑鄙,但我真的很害怕被你拒绝……你可不可以暂时忘了这个事实,先考虑我的求婚?”一口气说完,他直直看着她,眼底浮现一丝恳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盯着他久久,突然笑了出来。“你真的不擅长求人是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以为无望的爱情突然开花结果,此刻她感觉欣喜若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脸上闪过尴尬,恒子野柔声道:“小蕙,?#37326;?#20320;。我们?#38498;?#19968;定还会有争?#24120;?#22240;为我不能保证我一定可以?#35851;?#33258;己这种不愿认输的个性,但是我答应你,?#19968;?#23613;量……改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眼中感动与笑意加深。“恒妈妈真的?#25351;?#35760;忆了?”他真的不擅长求人耶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妈妈根本没有失去记忆,她是看不惯我亏待你,才藉此让你离开来让我认清?#38405;?#30340;感情。”他解释母亲的“计谋?#20445;?#24515;中紧张地记挂着她并末回应他的求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边听边笑,蓝品蕙睁着大眼下了结论。“原来恒妈妈什么都看见了,她比我们每个人都聪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蕙……”为什么还不回答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了,恒灿文的事你解决了吗?”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深深看了她一眼,暂时忍耐她再次岔开话题。“你是个‘骇客’,怎会不知道我有没有处理?”深知她对他的感情,他相信她一定?#36763;?#24847;他是怎么处?#20040;?#31639;暗算他的恒灿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眼神严肃地看着他。“你不在意我是个……骇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恒子野摇摇头,再也忍耐不住地问:“小蕙,你到?#20303;?br />  不待他说完,蓝品蕙猛地?#31169;?#20182;的怀里,双手环住他的腰,仰?#25151;唇?#20182;?#36843;?#29006;熬的眼。“愿意!我当然愿意嫁给你。你一定早已知道,我是这么地爱你,不顾一切也想要拥有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眶涌起一阵?#36843;齲?#20182;闭了闭眼,再睁开,进出深挚爱意的眼与她对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曾说过上过?#22797;?#24202;、不代表你就是特殊的,这句话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。事实上,我心底真正想说的是,你就是最特殊的那个,特殊到让我害怕。?#37326;?#20320;,小蕙,你是上天可怜我,所以特别为?#37326;才?#30340;灵魂另一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他已深深吻住了她,倾泻满腔的感情与深深的思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蓝品蕙热?#19968;?#24212;他?#38138;?#32034;求的唇舌,喜悦的?#30446;?#36339;不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美梦是会成真的,她真的得到她专属的白马王子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5有什么技巧 真人游戏电影 福建31选7中奖计算表 4场进球12161预测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 彩票销售机构的销售工作主要职责是什么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福建11选5专家推荐 多乐彩技巧 2013曾道人点特玄机图 淘宝快3历史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奇人透码网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今天 安徽时时彩平台下载 期无错平特尾